<strong id="79ndr"><pre id="79ndr"></pre></strong>
<rp id="79ndr"></rp>

      <rp id="79ndr"><samp id="79ndr"><blockquote id="79ndr"></blockquote></samp></rp>

      <dd id="79ndr"></dd>

        1. <ol id="79ndr"></ol>
          <button id="79ndr"><object id="79ndr"></object></button><rp id="79ndr"><samp id="79ndr"><bdo id="79ndr"></bdo></samp></rp>
        2. <button id="79ndr"><object id="79ndr"><input id="79ndr"></input></object></button>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企業黨建 < 文學藝術
          文學藝術
          三根麻花
          時間:2018-12-29    來源:河南能源化工集團

            
          已屆知天命之年,對兒時的舊事大都印象不是那么深刻了,唯有關于三根麻花的往事,就像昨天剛剛發生似的,始終讓我無法面對那位步履蹣跚年近七十的老人。三根麻花的往事成了我一生揮之不去的痛和恥辱,也成了我最不愿提及的往事。

          我生于20世紀60年代末,父親在煤礦工作,母親則在鄉下一手拉扯我們兄妹四人,在那個靠掙工分養家糊口的年代,由于勞力少,我家是全村有名的“缺糧戶”,每年都要靠父親在煤礦上班的工資到集上采購糧食,雖然沒有挨餓受凍的經歷,但物質較現在還是相對匱乏,每年難得沾上幾回葷腥,故對逢年過節的渴盼要比現在的孩子大得多,平時偶爾能吃上一個蘋果,恨不得將核也吞下,饞得很。

          一天,我和另外兩個小伙伴在街上玩耍,忽聽不遠處傳來“麻花……麻花……”的叫賣聲,聽到有好吃的來了,我們的口水都快要流出來了。隨即湊到一起嘀咕一番,然后狡黠地相視一笑。不大一會兒,從村西頭走過來一個六七十歲賣麻花的老人,他肩挑著那種農村特有且極富時代特征的草編帶蓋草簍,簍蓋上放著三根麻花,算是樣品展示。看著散發著油香、又焦黃的麻花,著實讓人想吃。我們三人走向老人,手上捏著因長時間放在兜里而變得皺皺巴巴還舍不得花的一毛錢,假裝著要買,一面問價格,一面試圖引開老人的視線,伺機下手。可老人似乎很警覺,始終盯著我們。此時,我有些著急,見同伴與其周旋,我橫下心,伸手一把抓起簍蓋上的三根麻花撒腿就跑。老人見麻花被搶,挑上草簍顫顫巍巍邊追邊喊:“站住、站住!”他哪能追得上我,見我越跑越遠,氣得老人竟破口大罵起來。我顧不了那么多,很快消失在人們的視野中,一口氣跑回家。我自知辦了蠢事,不敢面對家人,嚇得鉆到床底下躲了兩個時辰。母親把我哄出來,見我是真正認識到了錯誤,竟一句責備的話也沒說。

          春和景明,萬象更新。轉眼到了20世紀80年代,國家優撫煤礦工人,我們一家也像其他符合條件的礦工家屬一樣“農轉非”進了城,告別了“面朝黃土背朝天”“土里扒食兒”“靠天吃飯”的農耕生活。有了城市戶口,吃上了“商品糧”。老一輩、尤其是我的奶奶都期望我們小字輩能夠有所出息,跳出農門,過上吃喝不愁的幸福生活。每每看到我們幾個孩子淘氣、不好好念書就會念叨那句“不學好,就等著在家閑著吧!”現在,母親和我們兄妹幾個趕上了好時候,進了城,有了老一代人奢望已久的“糧本”,生活有了根本保證,奶奶在天上也該放心了。

          進城后不久,國家又相繼改革了企業用工制度,優先安排了“農轉非”子弟的工作,雖然是協議工,但待遇、工資及糧食標準一點也不比正式工差,我總算子承父業,如愿以償,也成為了一名工人。工作雖然辛苦,但工資相對穩定,用當時農村人嫉妒城里人所說的話就是“旱澇保收”有保障,我們全家生活質量大大提升了一個檔次。

          后來,協議工選招,我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正式工,并被抽調到地面工作。煤礦相繼打破過去用人論資排輩、按級取酬的老辦法,實行了同工同酬的工資制度,我一個參加工作沒幾年的年輕人拿到了和參加工作三四十年的老工人一樣高的工資,心中別提多高興了。

          2013年,河南煤化與義煤公司重組為河南能源,我們歡呼雀躍。我按捺不住激動的心情,主動請纓再次到最艱苦的采煤生產一線去,決心大干一場,多作貢獻。因為領導的器重和組織的信任,我擔任了采煤隊副隊長。我把過去一切重新歸零,依然保持那股拼勁,靠前指揮,力爭多出煤、出好煤,收入比之前又高了許多,繼而又在鶴壁新區購置了大房子,全家人喜樂融融、美不勝言。

          后來,組織又任命我為黨支部書記,我的勁頭更足了,累并快樂著,夕日的夢想一步步成為現實,美好生活猶如“芝麻開花,節節高”。

          如今,我們又跨入了新的時代,新的時代必定有新的作為、新的未來。河南能源“二次創業”的征程已經開啟,我堅信,我們的好日子還在后頭呢!

          “你們趕上了好時代!”奶奶的話始終在耳旁回響。如今溫飽早已不是問題,人們由吃得飽向吃得好、吃得精、吃得健康逐步轉變,更講究養生與“原生態”。各種副食、小吃,豐富多樣、應有盡有。我的孩子再也不用、也不會像我當年那樣去做偷搶人家麻花的蠢事了。

          □王好業(鶴煤十礦)

          广西11选5